简述竹产品设计理念

2018-07-24

讲者:石大宇


大家好!

感谢主办方的邀请,今天跟大家分享我个人对竹产品设计的一点见解。

首先“设计”这个词是属于西方的,属于中国的解释应该是天工开物的“开物”。

在工业革命以前,中国就有设计,但我们不称为设计,称之为“开物”。

天工开物怎么解释?“将天与工归为自然的,而开和物则属于人工的。 天工是指相对于人工的自然力,而利用此自然力加以创造生产的人工,便是开物。”举以简单的例子,比如蚕和桑叶是老天爷给的,蚕吃了桑叶后吐丝结茧是自然规律,这是“天工”。而把蚕吐丝结茧的整个行为逆转过来,把丝抽出来,用人的智慧编织成布匹,就是“开物”。整个过程不是忤逆自然,而是顺应自然,这是真正面向未来的、环保的概念,是老祖宗给我们的智慧。我是以这样的思维作为基础,发展环保、永续,属于我们中国人的原创当代设计。

我的第一件“竹“设计 2008年所设计的椅君子,整张椅用天然竹条完成。用单一竹条与线条勾勒出座椅结构与造型。天然竹条的意义在于它完全体现竹长纤维的特性:韧性、弹性、刚性。其实如果备料、制作的流程、和使用的涂料恰当,竹条的状态可以稳定、持久。而非像一般人想象的容易风化、腐坏、干裂。但其实,这既是竹子的缺点也是优点,优点在于它很容易被生物降解。但是如果竹上了天然大漆,至少可以保存百年。

天然竹条、集成材、竹钢(重竹),不论是传统的材质或是现代材料科学所研发出的竹材,我通通用。但我比较想强调,传统的天然竹条不带有任何化学物质。而集成材、竹钢里带有含量较多的化学粘合剂,或多或少含有甲醛。

用以竹代木的概念做出来的产品,当然用木材都可以实现。但是体现竹材特性的设计和器物,用木材是无法实现的!我用集成材、天然竹条外带加竹青的竹条做的器物都属于大型的,是改良了传统竹制包管家具易开裂的缺陷,很明确的体现出竹材的特性,但并没有牺牲掉文化的基因,是创新的、非复古的东西。

传统的中国设计最重要的思维是谦让。谦让源于“敬畏天地”。因为我们以农立国,传统上一向敬畏天地。我认为中国设计最重要的思维是敬天,是谦虚,是“让”的精神,榫卯就是让的概念。要连接固定,凿出一個孔才能把榫卡进去。卡进去后,中間留一点点缝,用于热胀冷缩,这就是给人家空间,退一步海阔天空,让就是包容、融合。而西方的工法要把两块木头结合在一起,要不用钉子就是用螺丝钉钻进去,它是穿刺的,让材料受伤,是用强势的方式把它们结合。中国传统斗拱榫卯的建筑地震也震不垮,并不是因为盖的房子多么坚固,而是你要摇我跟你一起摇,顺应自然。我们中国人讲敬天,而非人定胜天。

例如设计观复九宫壶,九小盒共6种尺寸,分别为对应的壶量身定制,因而大小不一,从侧面看尤为明显。九小盒正面并非在同一平面上,而是如同山峦般起伏,具立体美感的同时让每个盒盖能从不同方向开启。

“以独特的美感掩盖最准确的功能”是我对设计的追求。设计最终的价值还是在那因功能而生的独特美感。一件设计徒有功能,没有美感,就毫无存在的意义。但首先讨论的是功能、材料、结构、工法。我投入80%的精力解决功能、材料、结构、工法问题, 留下20%探讨审美。但当审美不够好时,整个设计也会被推翻。

餐车《几流影》,也可作边桌。美感的理念上探讨的是“隐”,中国人讲大隐于朝,中隐于市,小隐于林。以格栅虚实表现“隐”与“现”并存。桌面下方,“隐”去部分格栅,所以竹条参差不齐,看上去如车辆飞驰,瞬间凝结的视觉残影,产生动感的视觉效果。实际隐藏在其中的是4个大竹轮,有精确的轴承带动轮子滚动。竹轮装有矽胶圈,所以轮子滚动起来是无声的。

很多人问如何将当代审美、需求与传统文化基因结合?

我的看法是,材料是自己土地上生的,材料对于生活在这土地上的人们是有价值的,自然就会对应出对材料通透理解后而生的工艺,以此,匠人们通过有纪律的劳动和一丝不苟的自我要求,以淳朴,诚恳、谦虚的心态所创造出的器物,除了具备准确合理的功能外,更能散发出纯粹自然的,“将自己最好的献给他人“的那种温暖、幸福、动人的美感,而这些都属于当地的文化基因。针对当地人当下生活上的需求,根据材料特性和对应的工艺技法所作出的当代设计,其审美应该也是出自于因材料特性、功能、和因时代进步所催生的工艺技法,以及设计师和匠人虔诚执着的心所驱使的创造行为。

《椅优弦》这张椅子源於4出头官帽椅。以竹材来体现,将搭脑(靠头)的部分加宽延伸,看它的靠头细节,竹编编出任何东西都在体现它是一个结构(竹纤维)大部分竹编的器物都是有机造型,不是平面的,能够做出那样的造型就是一个完整合理的结构,我以这样的概念,将竹篾加粗,以竹编的概念,让它变成更粗、更强壮的结构。这是一种新的用法。我用竹钉、蜡绳替代胶水粘合剂。以榫卯、捆绑的方式固定是合理而坚固的。

五、工艺的新生,真正的传承

《屏茶》这件作品的创意源头源于我拜访武夷山的岩茶世家〝瑞泉茶庄〞,在了解制茶的过程中,发现需要以特殊竹编制成的揉捻筛,才能成就顶级手工武夷岩茶,由此可见,竹文化与茶文化密不可分。但此精巧竹编没有名称,是由江西竹编篾匠在每年的采茶季节于武夷山制作,武夷山人已习惯这种合作方式,反而没有保留此重要工艺。于是我以屏风为设计主题,聘请台湾著名竹编工艺家邱锦缎女士执行,屏茶〞所应用的竹编方法有:山道文编、层层相叠编、松叶编、乌龙揉捻编、自由编、水波编、风车立体编。这些编法广泛见于中国传统生活的器物中。就在今年5月底,我再次拜访邱锦缎,在她的桌子上看到这个小杯托,很是惊喜!邱锦缎因为编过屏茶,运用过乌龙编,就自发设计制作了杯托。真正的工艺家除了掌握传统技艺,必须还能不拘泥于传统技艺,举一反三。将传统技法运用到与现代生活相关的物件中,能自主发展研究和创新。这时,传统工艺就不仅仅是传统,而是工艺的新生、与时俱进与现代生活接轨。才是所谓真正的传承。

我很同意著名日本民艺家柳宗悦提出的“个人作家”这个概念。这个概念在中国没有,柳宗悦说:我们要发展出这样一类人,他们既不是设计师也不是传统的工匠,而是两者的结合。意思是既在严格的仪轨中传承了传统的手工技艺,同时又有着独立的审美个性和设计能力,基于传统工艺能做出创新作品的人。而这些手艺人跟埋头重复传统工艺的工匠有所不同,他们是通过手艺进行思考的哲学家。

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受西方影响很深,西方也有这样的床-椅(daybed)。我想设计出一张属于当代中国的榻。我们用新式的工法,对应竹条特性,研发出独有的「以骨代肉」竹垫弹簧机构。相较于传统榻面采用藤编或竹编,柔韧的竹条可以顺应人体曲线,显著提升榻的舒适度。

我在做古典家具调研时,看到《金瓶梅》第五回捉奸情郓哥设计的插图,郓哥是阳谷县一个卖梨子的小贩,与武大郎交厚,又因到王婆家寻西门庆看破机关,挨了王婆的打而非常愤慨,于是为武大郎出主意,定下捉奸之计。在这张插画里,捉奸就在榻上,榻旁有衣架,活生生的展现了古往今来相同的生活情境,相同的人性。我还有一个朋友,她是演员,希望能有一个可以活动的衣架。于是我设计了《架衣车》。

八年之后今年六月初我做了一个新设计,它与椅君子出自同一位工艺师执行制作。此椅功能,外形,结构都因竹条特性而生,结构合理。没有一条竹条是多余的。当初因为竹材的问题,第一张椅君子在台湾制作。至今依然面临在国内备料的问题。我想在这里呼吁,中国如果要发展竹产业,首当其冲应该建立“脑”的部分,即竹子研发设计中心,为此宜宾扮演很重要的角色,真心希望大家都来支持宜宾、支持中国的竹产业发展。谢谢大家!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